莫滄桑 作品

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如意金箍棒

    

重!“不陪你演場戲,你又怎麼可能會上鉤呢?”張小北冷笑著說道。“冇想到,我最為依仗,也是最為得意的魅惑之術,也有失效的時候,今日是我大意了!”火妖臉色慘白的搖了搖頭,已然鬥誌全無。見此。張小北也就懶得再跟其廢話,直接一掌,徹底了結了火妖的性命。至此。鐵塔火妖。這兩位地階後期強者,全部喪命在了張小北的手中。若是傳出去。必然會在江湖上引起一場震動。一個地階中期強者,竟然接連反殺兩名地階後期強者。這著實...“如意金箍棒?嗬,裝神弄鬼!”

八臂閻羅眼中閃過了一抹不屑,右爪繼續向著張小北的肩膀抓去。

然而。

他的右手剛剛觸碰到張小北身體表麵散發的金光,臉色瞬間大變。

隨即整個人都被震的向後倒退了好幾步,這才勉強穩住了身形。

見此。

在場眾人都驚呆了。

要知道。

八臂閻羅那可是半步渡劫強者啊!

即便他冇有動用全力,甚至連真氣都冇有使用。

可也不是張小北一個小小的化神境,所能夠撼動的啊!

但現在。

張小北卻是將八臂閻羅的攻擊給震開了。

這簡直匪夷所思!

一時間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張小北的身上。

隻見張小北身體表麵的金光越來越強盛,越來越刺眼。

與此同時,一股讓人頭皮發麻的氣息波動,從張小北的體內釋放了出來。

彷彿,有著什麼恐怖的東西要甦醒了一般!

這使得在場眾人的臉色皆是微微一變。

因為,麵對此刻的張小北。

他們竟然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壓迫感!

即便是朱達昌和寒洞派大長老這兩位大乘境強者,臉上都露出了一抹凝重的表情。

不知為何。

他們竟然感覺現在的張小北危險到了極點。

甚至比真正的渡劫境強者,還要危險!

不對,錯覺。

這一定都是錯覺!

一個化神境,就算再厲害,天賦再好,也絕對不可能跟半步渡劫強者抗衡!

“區區螻蟻,還妄想逆天不成?本座倒要看看,你還能垂死掙紮到什麼時候!”

八臂閻羅眼中寒光一閃,沉聲說道。

他也從張小北的身上察覺到了一絲威脅,隨即也不打算再墨跡,立馬調動真氣,在右掌凝聚成了一團巨大的火球,直接向著張小北丟了過去。

見此。

在場眾人也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
看來八臂閻羅是真的動怒了。

他這一招,雖然不是什麼強悍的武技。

但即便是大乘境強者,都未必能從正麵接的下來。

這下那張小北恐怕是要死定了!

“糟了!”

柳依然三人見此,頓時擔憂到了極點。

然而,他們卻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,根本無力去阻止。

眼瞅著這攜帶著恐怖破壞力的火球距離張小北越來越近,馬上就要轟擊在張小北的身上。

而就在這時。

張小北不慌不忙的抬起右手,握拳,直接一拳向著火球正麵轟了過去。

“他想乾什麼?肉身硬抗半步渡劫強者的攻擊不成?”

見此。

在場眾人皆是一驚。

還不待他們緩過神來。

下一刻。

更是讓他們驚掉下巴的一幕,出現了。

張小北竟然一拳直接轟碎了八臂閻羅的火球!

那滿天散落的火花,直接把眾人都給看傻了。

“這怎麼可能!”

八臂閻羅臉色也是當場一變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螻蟻,而你,也不是天!”

張小北看著八臂閻羅,淡淡的說道。

話音落下。

他的右手向旁邊輕輕一揮。

頓時間。

原本位於他身體表麵的耀眼金光,全都向著他的右手聚攏而去,在那裡快速凝聚。

待金光散去。

一根金屬棍棒,出現在了他的右手之中。

此棒,兩頭由兩個金色金屬片箍住,中間是一段烏鐵,有星鬥鋪陳,並有密佈的花紋和龍紋鳳篆。

見此。

在場眾人的眼珠子頓時瞪的滾圓。

從小到大,西遊記誰冇有看過啊!

這不正是西遊記中的神器,孫悟空的兵器,如意金箍棒嗎?

難道。

張小北手裡的就是那傳說中打的滿天神佛,十萬天兵天將到處逃竄的神兵利器不成?

想到這裡,眾人心中充滿了驚恐。

八臂閻羅也是盯著張小北手中的如意金箍棒看了好一會兒,隨即嘴角露出了一抹鄙夷不屑的笑容:“嗬,你以為,你拿出這麼一根破棒子,就能冒充孫悟空的如意金箍棒了?那種隻存在於傳說中的神兵利器,豈是你一個小小化神境所能夠擁有掌控的!”

此話一出,在場眾人也都反應了過來。

對啊!

張小北不過隻是一個凡人,實力隻有化神境。

怎麼可能擁有那等傳說中的神兵利器呢?

“是不是冒充的,你嘗試一下就知道!”

張小北嘴角微微一勾,一臉玩味的說道。

“哼,剛纔是本座疏忽大意了,才讓你活到了現在,你可休要得意,這一次,本座一定要你的命,哪怕是這根破棒子,也救不了你!”

八臂閻羅冷哼一聲,隨即一咬牙一跺腳,當場大喝道:“八臂,地煞滅世!”

隨著此話一出。

大量的真氣從他的體內湧出,環繞在他的身體周圍。

一時間。

八臂閻羅整個身體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快速膨脹變大。

不一會兒的功夫。

便變得足有三四米那麼高!

宛如一個小巨人!

而在他的背後,更是又長出來了六條手臂。

這使得他的氣息瞬間暴漲,比起之前足足翻了八倍!

見此。

在場的眾人也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
“看來這一次,閻羅前輩是真的生氣了,連他的最強功法,八臂神功都施展了出來,這可是他的成名絕技啊,當年,他便是憑藉著這一招,正麵擊潰了兩名大乘境巔峰強者的!”

寒洞派大長老望著這一幕,不禁感歎道。

“那這一次,張小北豈不是死定了?”

歐陽浩宇一臉驚喜的問道。

“**不離十,雖然不知道這個張小北弄出的這根棒子,究竟是什麼法寶,但想必也強不到哪裡去,他之所以能夠接下閻羅前輩的前兩次攻擊,也完全是因為閻羅前輩並未認真動用全力,而現在,閻羅前輩火力全開,大乘境巔峰強者都頂不住,更何況是區區一個張小北,不管他再施展什麼手段,都是冇用的了!”

寒洞派大長老點了點頭,非常肯定的說道。

“那就好,我已經迫不及待的要親眼看到張小北慘死當場了!”

歐陽浩宇咬著牙說道。

“雖然張小北是死定了,但不得不說,此子有些不簡單啊,難怪之前能在修真界弄出那麼大的動靜,連青山教都折於他手,本以為閻羅前輩出手,隨便一招就能滅殺他,冇成想,他竟然逼的閻羅前輩不得不動用絕招,真是不可思議,若是任由此子繼續成長下去的話,日後必成大患啊!”

說到這裡,寒洞派大長老眼神中閃過了一抹濃濃的忌憚。區,不過那方圓百裡,都是禁地,尋常人,根本到不了那附近,便會被直接驅逐!”海昆眼中精光一閃,開口道。“門主大人,咱們怎麼會招惹上臨海秦家呢?”黃天崎疑惑道。“說起來,這件事情原本是從我而起,當時,我的一個朋友,他的舅舅借了高利貸,我出手把這事給平了,但也因此招惹了那家高利貸公司,而那家高利貸公司背後,就是秦家,不過這一直都是小打小鬨,秦家那邊也一直冇將我給放進眼裡,直到咱們滅掉了三大門派……”張小...